首  页 关于粮食局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直属机构 信息公开 公众互动 粮食管理 市场行情 监督检查 粮食科普 征集活动
 

粮食改革开放三十年:成就与经验

 
    三十年改革开放,我国粮食产业成功实现了由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从封闭半封闭状态到全面开放粮食市场的历史性转变;粮食供给由过去长期紧缺逐步做到了供求平衡、丰年有余;粮食流通体制日趋完善,中央和地方粮食储备充裕;粮食流通基础设施和加工业不断改善,粮食现代物流开始形成;城乡居民粮食消费水平大幅度提高,从温饱不足发展到总体小康,日子越过越好。回顾和总结我国粮食改革开放的成就和经验,对于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全面建设小康和构建和谐社会,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三十年来的粮食流通体制,大体经历了四个阶段。1978-1984年为提高粮价,“双轨”运行阶段,1985-1992年是合同定购、建立储备阶段,1993-2004年是开放市场、深化改革阶段,2005年至今是强化调控、保证安全阶段。
  三十年的粮食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
  ———自力更生解决了我国十三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有西方政治家曾预言没有一个中国政府能解决几亿人的吃饭问题。建国后的前三十年,由于种种因素干扰未能解决好群众的温饱问题。改革开放三十年来,这一问题终于得到成功解决。全国人均粮食产量由1978年的316.6公斤增加到2007年的379.5公斤,人均净增62.9公斤。不仅做到了温饱有余,而且实现了总体小康,为发展中国家自力更生解决粮食问题做出了榜样。在2007年底至2008年中的世界粮食危机冲击下,有30多个国家闹粮荒,有8亿多人在饥饿线上挣扎,而我国13亿人口能做到粮食自给有余,这本身就是一个具有世界意义的伟大成就,也是我国对人类社会发展的一大贡献,受到了联合国粮农组织和国际社会的一致好评。
  ———粮食市场化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功。在过去计划经济时期,粮食是首要的计划物资,农民种粮照计划,粮源靠统购,消费靠统销,余缺靠调拨,供应凭票证,农民种植品种和数量概由政府决定,市场机制根本不能发挥作用。农民的生产自主权和城市居民的多种粮食消费要求基本无法实现。改革开放以来,通过坚持不懈地深化改革,全面开放粮食购销市场,使市场机制对国内外粮食资源的配置发挥基础性作用,开创了我国粮食市场空前繁荣活跃的新局面,各种粮食制品琳琅满目。不仅种粮农民得到了实惠,居民粮食需求得到了充分满足,而且国家储备粮油的收购、轮换和销售等,也是通过粮食市场公开进行,充分显示了市场机制的生机与活力。现在,由粮食批发和零售、期货和现货、专业和综合、区域性和全国性市场以及合同交易和网上交易等组成的新型粮食市场体系业已成型,并正在有效运转,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目前,我国小麦、稻米、玉米三大谷物即居民口粮和畜禽饲料粮自给有余,但食用植物油的供需缺口较大,需要批量进口弥补国内不足。据统计,2007年,我国进口油料大豆达3082万吨,相当于国内大豆产量的1.28倍,此外还进口食用植物油脂达800多万吨。如此巨大的国内市场需求,不充分利用国际市场的油料油脂资源是根本无法满足的。
  ———国家各级政府粮食储备体系有力保障了全社会粮食安全。从1990年以来,国家相继专门成立了国家粮食储备局和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及其分支机构,建立了以中央粮食储备为主体、地方各级政府粮食储备相配套、粮食企业库存、农户存粮和社会存粮相结合的国家粮食储备体系,作为国家粮食宏观调控的主要载体,在保障全社会粮食安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在粮食购销市场放开、大批国有粮食企业走向市场的新形势下,国家各级粮食储备体系成了粮食市场主渠道和保护农民利益的“主心骨”,在吞吐余粮、稳定市场、平抑粮价、救灾扶贫、保证军需民食和保障全社会粮食安全等方面起了关键作用。如1993年安徽抗洪救灾,1994年平抑市场粮价,1998年长江流域抗洪抢险,1999年退耕还林补助粮食、2006年托市收购以及2008年抗击冰雪地震等特大灾害和应对世界粮食危机等时刻,无不依靠国家各级充足的粮食储备顺利渡过了难关。2008年初,我国对外公开宣布国家粮食储备和库存达1.5至2亿吨,加上社会存粮,粮食总库存约2.5亿吨,即可满足全国半年左右的粮食消费需求,全社会粮食安全有可靠保障。这是我国粮食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巨大成就。
  ———粮食企业改革和产业化重组取得了重大进展。改革开放前,我国粮食系统实行政企合一、国有国营、统收统支的体制,粮食企业按行政区划设置,粮食流通随行政机构布局,人为切断了粮食产销区之间的横向联系和粮食按经济区域的合理流动。粮食企业附属于行政机构,没有生产经营自主权。那时的粮油仓储和加工企业还普遍存在着生产经营规模小、布局分散、技术装备差和管理水平低等问题,只能勉强维持当地凭票证的粮油供应。改革开放以来,通过实行粮食政企分开、企业自主经营、扭亏增盈、人员分流、资产重组、中外合资、外商独资和产权改革等一系列改革,不仅国有粮食企业成了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而且形成了国有、民营和外资粮食企业在粮食市场上同台竞争的新格局,涌现出了一批生产经营规模大、市场占有率高和竞争力强的国有、民营和外资大型粮油骨干企业,有的日处理原粮和油料达万吨以上,开始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中国粮食企业集群。在改革大潮中勃兴的粮食产业化经营浪潮,使许多传统的粮食贸易企业通过改革管理体制和转换经营机制,积极向粮食生产和加工领域两头延伸,打造完整的粮食供应链,形成了新型的粮食产业化龙头企业。这些企业通过“公司+基地+农户”等形式与农民结盟,获得了优质粮源,同时大力开展粮油精深加工提高附加值,增加了企业效益。在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精神鼓舞下,随着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自愿流转和农村土地规模化经营的扩大,粮食产业化龙头企业将迎来更大的发展机遇。
  ———粮食物流基础设施建设上了新水平。过去,我国粮食仓储以低矮的苏式平房仓为主,粮食运输全靠人工作业的包装包运,劳动强度大、储运成本高、损失浪费多、流通效率低。改革开放以来,通过“三库”建设、18个机械化粮食骨干建设、世行贷款粮食流通项目和三期国债资金国家粮库建设项目,国家先后为粮食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投入440多亿元,相继建成了6100多万吨设施先进的现代化仓容、4个大型现代化海港粮食码头和6个内河粮食码头,在东北粮食主产区配置了4720辆新型散粮铁路运输车,使东北各主要粮食物流节点实现了中转运输由计算机操控的全自动化、机械化作业,粮食“四散”(散装、散运、散卸、散存)储运率达60%左右,大大提高了粮食物流现代化的水平。目前,国家正在根据规划分步建设连接东北、长江、黄淮海、东南沿海、西南和西北的粮食物流通道,逐步形成覆盖全国的粮食现代物流网络和市场体系,进一步提高粮食流通效率。
  ———粮食产业对外开放迈出了新步伐。鉴于粮食在国计民生中的特殊重要性和粮食产业在国民经济中所处的战略地位,国家对粮食产业对外开放采取了积极稳妥的步骤。粮食产业最先引进外资的是当时比较紧缺的饲料和食用植物油加工行业,不仅进行了大量投资,而且引进了先进的加工技术、规模化生产经营和现代企业经营管理经验,有力地促进了我国饲料和油脂加工业的迅速发展。随着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和粮食市场逐步放开,一些国际大粮商相继进入我国,并开始向小麦、大米购销和加工领域渗透,与内资粮食企业形成了激烈竞争的态势。据不完全统计,2007年全国外商投资粮食企业年销售收入约1320亿元,利润约6亿元。其中食用植物油加工外资企业销售收入虽占48.1%,但利润却占56.3%,已处于优势地位。
  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是我国粮食工作成效最显著、国家投入最大、城乡居民得到实惠最多的时期。归纳起来,基本经验是:
  一、始终把解决好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作为粮食工作的头等大事
  “民以食为天,食以粮为本”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千年古训。我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又是最大的粮食生产国和消费国,解决好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始终是粮食工作的头等大事。我国人多,耕地少,淡水资源匮乏,粮食科技尚无新的突破,粮食增产的潜力仍然有限,而粮食消费却呈刚性增长,丝毫不容盲目乐观。据统计,从1998年到2007年的10年里,我国人口增加8503万人,耕地减少1.2亿亩,2007年粮食总产量虽再次突破5亿吨,但人均粮食产量为379.5公斤,比最高的1998年410.6公斤减少了31.1公斤。前几年出现的粮食产销缺口,还只能依靠挖库存和适当进口来弥补。
  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实践证明,在粮食紧缺的时候,各级领导都比较重视粮食工作;当粮食丰收库存充裕的时候,则容易忽视粮食问题的重要性。在1984年和1998年粮食大丰收以后,我们有过两次公开宣布粮食“三年吃不完”,不久后又出现粮食全面紧张的深刻教训。任何时候都必须把解决好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放在首位,落实粮食省长负责制,粮食一旦出问题将追究相关领导人的责任,这是我国的一个成功经验。
  二、立足国内实现粮食基本自给,牢牢掌握粮食问题的主动权
  1996年,我国政府在联合国召开的各国政府首脑世界粮食会议上公开承诺,我国粮食自给率将保持在95%左右。我国日益增长的巨大粮食消费需求,只能立足国内依靠我们自力更生解决,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能完全满足十几亿中国人的粮食消费需求。据有关国际组织统计,本年度世界粮食产量约22亿吨,贸易量约2.6亿吨,而我国的粮食年消费量为5亿多吨,即使我国把世界粮食贸易量全部购进,也只够全国消费半年左右,更何况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同样,目前世界大米产量约4.3亿吨,贸易量约2800万吨,而我国大米年消费量约1.3亿吨,全世界的大米贸易量也只能满足我国年大米消费量的21.8%左右。当2007年末2008年初世界粮食危机席卷全球的时候,世界上有8亿缺粮人口受到严重冲击,其中有1亿人处于绝对饥饿状态,有37个缺粮国家和地区受到比较严重的影响,有21个传统出口粮食的国家和地区采取了程度不同的限制和禁止粮食出口的措施,他们不单是出于贸易保护主义,而且也担心自身出现粮食短缺。这些活生生的事实,是对前几年在国内一度流行的“有钱就有粮、没粮就进口、没地到国外种”以及个别提出的“建立无粮县”等错误论调的有力反驳。
  美国有位未来学家奈斯特·布朗曾在1996年向全世界提出了“谁来养活中国”这样一个严峻的问题。我国经过三十年改革开放,现已给出了明确的答案:中国依靠自力更生已成功实现了粮食基本自给,完全可以自己养活自己。据统计,2007年我国谷物产量约4.56亿吨,其中稻谷1.85亿吨,小麦1.1亿吨,玉米1.52亿吨,杂谷类约900万吨。作为居民主食口粮的大米、小麦和主要用作饲料原料的玉米均已自给有余,只是油料大豆和食用植物油的进口依存度较高,国家正在采取措施努力提高食油自给率。三十年改革开放的经验证明,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绝不能受制于人,中国人的饭碗必须紧紧端在自己手上。坚持居民口粮和畜禽饲料粮国内自给有余,食用植物油料油脂适当进口调剂,从总体上实现粮食基本自给,牢牢掌握粮食问题的主动权,将是我国必须长期坚持的基本方针。
  三、各级政府必须拥有足够的粮食储备,才能保障全社会的粮食安全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国家陆续建立健全了以中央粮食储备为主的各级政府粮食储备制度和运行机制,通过根据年景灵活吞吐和在紧急情况下应急救灾,成功实现了对亿万种粮农民和广大城市居民的双向保护,有效发挥了全社会粮食安全蓄水池和稳定器的作用,堪称是一项符合我国粮情和国情,具有中国特色的创举。尤其是在2008年连续遭受南方冰雪灾害、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和世界粮食危机三重袭击的情况下,国家及时安排中央和地方储备粮及托市收购粮就近赈灾应急,全国各地始终保持了粮食市场稳定、粮价平稳和居民心态安定,“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从未出现过粮荒和抢购现象,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政府有粮,百姓不慌”。在我们这样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里,保障全社会的粮食安全是各级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必须常抓不懈,警钟长鸣,绝不能掉以轻心。可以说,我国建立各级政府粮食储备的成功经验,在国际上对有关国家应对世界粮食危机,也有一定借鉴意义。
  四、坚持粮食市场化改革,实现宏观调控与市场经营有机结合
  在过去计划经济时期,粮食是国家实行统购统销、凭票证供应的首要物资,结果越统越少,越少越统,根本无视价值规律和市场机制的作用,使粮食成了当时短缺经济下最紧缺的商品之一。改革开放以来,国家通过连续提高粮食收购价格、开放粮食集市贸易、允许粮食议购议销、放开粮食零售市场和取消粮油票证、全面开放粮食购销市场等一系列渐进式市场化改革措施,使市场机制在我国内外粮食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作用,从而基本理顺了粮食生产者、经营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开创了粮食工作的新局面。
  从本质上讲,粮食是整个国民经济中具有战略性的特殊商品,粮食行业是社会公益性的有限竞争行业,这是它与市场经济下的普通商品和完全竞争行业的重要区别。粮食经营既要遵循市场规律,又要服从国家宏观调控;粮食企业既要追求经济效益,又要承担重要的社会责任。因此,粮食企业的一个世界性的共同特点就是保本微利,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都不可能听任粮食企业去牟取暴利,在我国更是如此。例如,2007年全国国有粮食企业46年来首次统算盈利才1.67亿元,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近年来,国家通过储备粮吞吐平抑粮价,出台最低收购价托市收购保护农民利益,调整粮食进出口政策,出台产业政策指导大豆加工业健康发展等宏观调控措施,综合运用“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调控粮食市场,有力地促进了粮食市场经营和宏观调控的有机结合。实践充分证明,排斥粮食市场的基础性作用“不活”,放弃对粮食市场的监管调控“会乱”,必须把两者有机结合起来,着力构建统一开放、功能完善、竞争有序、运转灵活的新型粮食市场体系,这也是我们的一条成功经验。
  五、深化粮食企业改革,打造本土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粮食产业化龙头企业
  深化国有粮食企业改革一直是粮食部门改革的一个重点。过去,国有粮食部门政企不分,企业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管理粗放,亏损严重,缺乏市场观念,靠吃“政策饭”的惯性很强。粮食部门在进入市场经济以后,普遍遇到了“小企业”与“大市场”的矛盾,无法适应市场需要。通过实行政企分开等一系列改革,使粮食企业逐步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在市场竞争中优胜劣汰,让真正有实力占领市场的优势企业脱颖而出,放手做大做强做久。特别是一些国际大粮商进入我国粮食产业之后,不仅带来了资金、技术和国际化的管理经验,更发挥了“鲇鱼效应”,激发了我国粮食企业的市场竞争活力。巨大的市场竞争压力促使我们不得不着手打造本土粮食产业化龙头企业,着力培养一批具有国际核心竞争力的中国粮食企业“航母”。我国粮食企业经过近十年来的改组、联合、并购和产权重组,现在正朝着这一目标迈进。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有一批中国粮食企业驰骋于世界粮食市场。以改革促发展,靠竞争增实力,到市场见高低,是提高我国本土粮食企业素质、增强国际竞争力的必由之路,也是无数成功粮食企业的一条共同经验。
  六、稳步扩大对外开放,与国际社会携手合作共同解决世界粮食问题
  在我国加入世贸组织七年之后和经济全球化步伐不断加快的今天,我国经济的外贸依存度已由2001年“入世”时的38%上升到2007年的67%。随着我国经济国际化程度日益加深,在世界相继发生的能源危机、粮食危机和金融危机面前,我国粮食产业必然无法置身事外而独善其身,只能与国际社会携手合作,共同应对。这是一个不以我们主观意愿为转移的客观现实。
  粮食作为一个深受耕地、淡水资源和气候等自然条件影响的弱势产业,世贸组织根据各成员国的具体情况,通过协议认可相关国家对农民给予扶持。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农民是更加弱势的群体,我国粮食产业也是更加弱势的产业。历次世界关贸总协定和世贸组织谈判,焦点都集中在农业和粮食问题上。2008年世贸组织“多哈回合”谈判失败,其根本原因在于欧美等发达国家不肯就削减其高额农业补贴特别是粮食补贴向发展中国家作出让步,使缺少和没有政府补贴的发展中国家农业主要是粮食业和农民遭受巨大损失。我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方面要用足用好世贸组织认可的“黄箱政策”和“绿箱政策”,加大对粮农直补扶持的力度,保护好农民的种粮积极性;另一方面要坚持对外开放,积极参与国际合作,共同为解决世界粮食问题作贡献。
  我国粮食市场巨大的消费潜力,吸引了许多国际大粮商争相进入国内市场寻求发展机会。经过三十年改革开放,彻底打破了我国粮食部门长期封闭半封闭的状态,使国内粮食市场与国际粮食市场互相连接,发展成为一种新型的竞争互补关系。过去我们侧重于把国际粮商“请进来”,今后随着世界经济形势的发展变化,国家将更多地鼓励我国粮食企业大胆“走出去”,开拓国际粮食市场,在做好国内粮食生产经营的同时,积极把粮食生意做到海外去,寻求发展机遇,尤其是与那些耕地等自然资源丰富但无力开发和缺少粮食的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建立长期稳定的粮食经贸合作关系,共同建设粮食产业基地,合作开发粮食资源,努力发展互利互惠的粮食加工和贸易,联手应对世界粮食危机。积极帮助发展中国家从根本上解决粮食短缺问题,同时也可以补充国内粮油可能出现的供给缺口,做到互利双赢。只有这样,才能使中国粮食企业更多地参与国际竞争,逐步增强在世界粮食市场上的“话语权”。
 
赤坎粮食分局 霞山粮食分局
坡头粮食分局 麻章粮食分局
东海粮食分局 粮食储备中心库
北站国家粮食储备中转库
 

湛江市粮食局 版权所有